请杰佣结婚

【顺懂】后遗症

太可爱了...

小个鹅:

看着顺懂tag更新越来越少我心痛啊!


不想毕业的我来发一下存货QAQ




===




*HE小甜饼,一发完


*私心全员存活向


*超重度ooc




===




01


 


撤侨任务完成之后,日子似乎恢复了往日的平静。


队员们每天按部就班地训练,照常互相打趣,只有一个人从伊维亚回来之后就很不对劲。


当然英明的队长也发现了问题。


 


“徐宏,你觉没觉得顾顺最近有点不对劲啊?”


“回国之后他就变得神经兮兮的。调来咱队之后,二人狙击训练也没以前积极了。诶!有天他俩训练完了以后,我看见顾顺那耳朵红的,哎呦,快熟了似的。顾顺那傻大个一个人走在前面,小懂在后面追,可乐死我了。”


“他俩不会是闹矛盾了吧?要是真这样,咱们得帮着调解调解啊。”


“我看也没啥大事,再观察观察。”


 


 


02


 


顾顺最近很苦恼。


 


回国后的半个月里,顾顺几乎每晚都在做梦,而这梦里的主角,正是和他浴血奋战过的他的现任观察员——李懂。


 


他总能梦见他们在军舰上初见时李懂那坚定又清澈的眼神,活像一只倔强的小猫。


还有那双骨节分明的手,不如自己的手掌大,握手的时候自己的手能正好包裹住他的。


即使在梦里,顾顺还是依然能回想起肌肤接触时温暖而柔软的触感。


他还会梦见李懂被汽车炸弹爆炸声吓得一顿的样子,特别想拥他入怀,保护他,安抚他。


以前的顾顺总笑话罗星说他像个老母鸡,跟护鸡仔儿似的护着自家观察员。


现在的顾顺终于能理解罗星的心情了。


 


他想,这个李懂可真是厉害,竟然能在他的心里反客为主了。


 


 


03


 


这样细微又如同潮水般来势汹汹的情感让顾顺有些不知所措,于是他下意识地选择了逃避。


可是李懂怎么知道顾顺的心思呢?


 


从伊维亚回来之后,顾顺作为狙击手的形象在李懂心里高大了许多。


于是李懂整天缠着顾顺要和他一起练习,不管是潜伏训练还是呼吸训练,各种能想到的练习他们都练了个遍。


 


其实李懂也不是没有察觉到顾顺有点冷漠的态度。他以为是自己做得不够好,便更努力地练习,天天在顾顺身边打转。


 


队里人总开玩笑说,要找李懂,只要找到顾顺就行,以顾顺为圆心三米半径内肯定有他。


 


 


04


 


石头正忙着剪下自己和佟莉的各种合影,门口传来了敲门声。吓得他赶紧把照片和剪刀塞进枕头底下。


 


“顾顺你咋来了?”


“张天德我问你个事儿,你必须老实回答。”


“啊……你说、说吧。”石头被顾顺这突如其来的严肃吓得都有点结巴了。


“你怎么知道你喜欢上佟莉的?”


石头心里一惊,黝黑的脸庞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涨红,“你、你咋知、知道的?”


“这不废话么,你表现得这么明显,我可没瞎。”


“那、那你答、答应我要、要保密。”石头弱弱地伸出小拇指,被顾顺无情地拍掉。


“成。那你赶紧说啊,别磨叽了。”


“我、我说,就是整、整天都想着她,想看她笑,想、想保护她,爱、爱护她,不、不让别人欺负她,不、不让别人伤、伤害她。还、还会幻想我、我们在一起的生、生活。”


石头说到这,他黑里透红的脸庞更红了。一个身高接近一米九的大汉竟然露出了少女般羞涩的笑容……


 


顾顺只觉一阵恶寒。


他又仔细想了想石头说的话,顿觉大事不妙,这……和自己的症状简直惊人的相似啊。


在顾顺离开后,石头小心翼翼地掀开枕头,继续刚才剪照片的工作。


可是寝室的门突然被打开,突如其来的声响让石头吓个半死,差点把剪刀直接飞到来人的脸上。


只见顾顺风风火火地进来,把一袋水果糖往他怀里一扔,又直接转身走掉了,还不忘帮他关好门。


 


 


05


 


“砰!”


随着一声枪响,“敌方”狙击手被击中。


长达12小时的演习终于落下了帷幕。


也就是说,李懂的背紧贴着顾顺的胸口,顾顺从背后环抱着李懂架枪已经整整12个小时了。


天知道顾顺到底是怎么忍下来的。


演习一结束,顾顺一下推开了李懂,站起来后就转身背对他离开。


当他看向自己的下半身某个部位的时候,就知道一切都完了。


 


 


06


 


陆琛总觉得饭桌上的氛围有种说不出的诡异。


队长和副队照常讨论着训练事务,石头还是和往常一样忙着给佟莉的盘子里夹菜,庄羽一如既往在石头与佟莉的互动中见缝插针地吐槽。


所以这股诡异的气氛自然是来自于……角落里的狙击组。


 


“你尝尝,这可是食堂限量菜色。”李懂边说边把一只大虾放在顾顺盘子里。


脸上还带着一点期待的神色,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顾顺。


 


什么嘛,这像小狗狗一样期待主人表扬的乖巧眼神是要怎样?


 


虽然和他俩分别坐在长桌的两头,陆琛还是觉得没眼看,没眼看呐……


可是这个顾顺还是一副扑克脸,只顾低头吃饭。


李懂看着顾顺渐渐泛红的脸颊和脖颈,想着他不会是生病了吧,于是把手搁在顾顺的额头上想要测测他的体温。


没想到顾顺却一下子拍掉了他的手。


 


空气仿佛瞬间凝固了,李懂的手就那样停在半空中。


就坐在他俩斜对面的佟莉一下就站起来了,


“顾顺你是不是有毛病?! 我早就看不下去了,整天摆着一副大家都欠了你五百万似的臭脸,我这暴脾气就忍不了你这样的,人家李懂也是关心你,你至于吗??”


石头一看情况不对赶紧拉着佟莉坐下来,边帮顾顺打圆场。


 


李懂慢慢把手收回来,转头就扬起一个笑脸,“莉姐,没事的,是我今天练习状态不够好他才生气的,他不是故意的……”


 


佟莉听到李懂为维护顾顺做出的解释更来气了,“他都对你这样了,你还帮他??!”


她直接翻了个白眼,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,端起饭盘转身就走,路过顾顺的时候还狠狠地瞪了他一眼。


 


 


07


 


其实在拍开李懂的手的时候,顾顺心里就已经后悔了。


只有他自己才知道,当李懂的目光投向他的时候,他花了多大的力气克制住自己想要拥抱他甚至是亲吻他的欲望。要不是他是一个拥有强大忍耐力的优秀狙击手,恐怕他早就乖乖缴械投降了。


所以,当李懂的手掌覆上他的额头,那滚烫的触感似乎要将他整个人点燃。


他害怕,他会控制不住自己胸口翻滚澎湃的爱意。


 


 


08


 


顾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。


他轻手轻脚的下床,李懂正在下铺熟睡。


 


因为什么而不开心了呢?因为我吗?连睡觉都皱着眉。


 


顾顺蹲在李懂床边,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他。


李懂本来就是温顺乖巧的性格,在睡梦中,安安静静的样子更让人心生怜爱。虽然李懂大多时候都像一块糯米团一样,软软的,但是这个乖宝宝也有自己固执的一面。


 


比如,他总会伸手去帮顾顺挡掉飞过来的子弹。


 


顾顺警告过他好几次了,可他就是不听。


前两天演习的时候,李懂又帮他挡子弹了,虽然训练用的都是空包弹,但是打到身上还是很疼的。


想到这,他低头看向李懂耷拉在床边的左手,果然虎口的位置有块淤青。


 


他轻轻地,小心翼翼地,将自己的右手与李懂受伤的左手十指相扣,右手大拇指缓缓摩挲着那块还未褪去的淤青。


 


顾顺站起身来,把李懂露在被子外面的手臂放回温暖的被窝里,伸出手将他眉心的褶皱抚平。


 


他站在走廊里,目光投向了远处的军港。


皎洁的月光洒满海面,他看着波浪翻滚留下的波纹,出了神。


 


他回想起他们在伊维亚执行任务的日子。


在漫天黄沙里,在枪林弹雨中,他从未有过那样的感觉,他的生命竟然能和另一个人那样紧密的联系在一起。


 


若是说这就是战场上依托生死而产生的正常的情愫,那为什么那个人不是李懂就不行?


 


这么多年来,他顾顺引以为傲的冷静、沉稳和自持似乎在李懂面前就能瞬间瓦解。


就连闭上眼睛都能看见李懂笑起来的脸。


李懂不常笑,更多时候脸上带着的都是那种礼貌的、有些疏离感的微笑。


 


那是顾顺刚接替罗星来到临沂舰上的时候。


为了快点和新队员们熟悉起来,顾顺整天地跟在他们身后,一块做体能训练,一边训练还要一边找话聊。


陆琛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地撺掇顾顺和石头掰手腕。


结果顾顺的手才刚搭上石头的,陆琛就一嗓子喊了开始。


 


顾顺就理所当然地在一秒内被扳倒。


 


蛟龙的各位同时爆发了笑声。


 


顾顺一眼就看到了躲在角落里的李懂。


他第一次看到李懂发自内心的笑,眼睛都眯到一块去了。


他突然想到昨天在甲板上看到的云,一大片软绵绵的。


想到这里,他也不自觉地傻笑起来了。


 


“怎么站在外面?外面冷。”


身后传来李懂的声音。


他手里拿着一件外套,正准备递给顾顺。


 


顾顺看到李懂也只穿了一件单衣,接过外套就给李懂披上。


又转身趴回到阳台的护栏上。


 


李懂走过去和他并排站着。


顾顺张了张嘴,想说些什么,但是却什么也没说。


 


过了一分钟,顾顺终于说话了。


他说,“李懂,我最近不是故意对你那样的,你别往心里去。”


李懂笑了,眼睛依旧平视着前方。


“我知道。”


李懂轻飘飘的声音回荡在深夜的晚风里,顾顺觉得有点晕乎乎的。


“我觉得我最近这些反常的表现都是上次出任务留下的后遗症。”


“后遗症?”


顾顺支支吾吾起来,“就……就经常想起你,你不在身边我会想你,你就算待在我身边,我也还是想你。”


说到后面,顾顺自暴自弃地垂下眼眸。


他不知道李懂会怎么想他,他只觉得再不说出来,他可能就要爆炸了。


 


意料之中的沉默。


只有远处的海浪撞击礁石发出有节奏的响声。


 


李懂转过身,双手摁着顾顺的肩膀,把他扳过来面对自己。


顾顺低头看向李懂的眼睛,月光落在他眼里。


他只觉得在他不长也不短的人生里,从未见过比此刻更美的场景。


他见过鱼在结冰的湖中游动,


见过暴雨冲刷彩虹,


见过风抖落满树桃花,


见过荒漠里漫天星辰,


但他就是没见过这么美的月色。


 


风声伴着海浪声擦过顾顺耳边,他看到李懂慢慢踮起脚。


随后一股温热的触感覆上他的唇。


他看着李懂满是笑意的眼,听见他说,


 


“这样能治好吗?你的后遗症。”


 


 


END







评论

热度(86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