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杰佣结婚

【杰佣】时空旅行者(中上)

子非烟:

*给重九产粮的第二天。


正剧,所以需要耐心的看。


其实写这个梗……就是想试试擦边球该怎么写……


小声bb。


溜了溜了。


4.


平行世界和现实世界宛如镜子的两面。


穿着灰红相间的刺客披风的奈布是镜子外面的旁观者,但也只是旁观者。


时空旅行者普遍拥有着改变一个世界历史进程的能力,然而遗憾的是,奈布无法真正的进入这个世界,也无法改变这个时空发展的齿轮。


他只能看着他们,从主仆变成情人,从接吻过渡到做/爱。


在寂静的深夜里,他在半透明的窗户外面,冷静的看着和自己长着一张脸,甚至连名字也相同的弹簧手男孩在和男人的热吻中相互剥离衣衫,然后肉体交错。他能听见浅浅的水声,男孩压抑的低低喘息,和在窗口处留下的,交叠着的淡淡剪影。


在这一刻,他突然无比清楚,里面的两个人,是一对真正相爱的情人。


5.


而也在他有所领悟的那一刹那,他被拉入了下一个平行空间。


这是一个战场。


空气中弥漫着熟悉的血腥味,以及并不陌生的烧焦的气息。


奈布依旧是那身红灰相间的披风,然后宛如隐形人一样,站在战败的俘虏面前。


这是个极富有魅力的男人,背脊挺直,眉目间带着军人的坚毅。


他明艳如同火焰的衣衫被战火焚烧得破败……漂亮紧实的肌肉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伤口,旧痂混合着新伤,整个人充满了战火的气息。


但奈布知道,现在的他,只是一个俘虏。


而他的脸……也是这个平行空间的——


“自己”。


6.


被俘虏的明艳红男人在战败方的地位似乎不低,于是,他被获胜者当做战利品,送上了赴往远方的火车。


然后在漫长的颠簸之后,他被交接给了一个人。


一个穿着笔挺军服,身材高瘦,而且面容俊美的男人。


从押送俘虏的士兵们敬畏的眼神中可以看出,这个男人位高权重,即使他带着淡淡的温雅笑容,也可以看出他是一个不好招惹的对象。


不过,在看到这个男人的脸的一瞬间,奈布脸上的表情一滞。


虽然有点难以置信。


但是,这个男人和前一个世界的绅士,长得一模一样。


7.


这是个轮回吗?


谁知道?


……或许也真的是个轮回吧。


阴暗的环境中,带着腐败潮湿气味的监禁室里,优雅的男人撕开了自己温柔的皮囊。他扔下了手里崭新的,还带有皮革气味的鞭子,苍白的指尖抚摸着俘虏还未愈合的伤口,然后捏起了俘虏的下巴。


在两人被迫对视的同时,他似乎说了些什么,眼中尽是挑衅。


俘虏抬起头,颇有几分痞气的嗤笑一声,在说了些什么之后,被男人按在审讯椅上接吻。


那真像是两只野兽在接吻,屋子里遍布的是铁锈的气息。穿着军装的男人摸出一把小型的军刀,用锋利的刀刃划开了俘虏破烂的外衣,他的手指抚摸过俘虏的背脊和腰,蜜色的皮肤上满是坑坑洼洼的痕迹,这是一个经历过战火的躯体,充满着最原始的力量和气息。


一吻终结之后,军装男人冷酷的说了些什么,但是他的手指却轻轻的抚摸着俘虏老旧的伤疤。


那是一种与接吻所不一样的温和,在俘虏看不到的地方,他的目光柔软下来,神情间颇有几分小心翼翼——


在他不知道的地方……


他视他为珍宝。


在那一刹那,就连作为旁观者的奈布,也能感觉到军装男人那种复杂的,但是沉重的爱情。


8.


“真是相当特别的经历。”纸折人坐在白纸一样的空间里,摇晃着自己的小短腿。


“是这样没错。”


时空旅行者托着腮,应了一声之后,又陷入了某种回忆。


“我看着他们相互挑衅,但又相互俘虏。”


“如果那个喜欢穿红兜帽的男人长的不是和我一模一样的话,我想我也不会介意观看这场带着铁血气息的相互征服。”


说着,他笑了。


“或许这也是命中注定吧。”


他看着自己的手心。


纸折人歪了歪头,感觉自己似乎忽略了什么重要的事。


但当它想要努力回忆的时候,却被面前的男孩的话打断了思绪——


时空旅行者握紧双手,缓缓的说。


“不过——”


“一切都还没有结束。”


*越写越刺激了,我……我溜了。


改了好多次,还是就这样吧……

评论

热度(1470)